德阳频道 > 德阳资讯

20年的30公里扫墓记忆 -火狐体育官网在线登录

2008-09-16 04:10作者/编辑:四川殡葬网来源:四川殡葬网阅读次数:295

 

      1980年,广汉向阳镇见证了一个新的时代:人民公社告别历史舞台!8年后,4岁的我,第一次随家人到广汉为外公扫墓。从此,年复一年的扫墓,成就了我对改革开放清晰而持久的记忆。

      上世纪80年代

      为图方便,也为了省钱,大人们还要喘着粗气,把笨重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扛上火车。在车上拥挤的人流中,为防止走散,一大家人你呼我喊,我和表弟表妹们又吵又闹,再加上那扛在肩上的自行车,场面实在是壮观。

      扛着自行车挤火车

      广汉离成都很近,两地直线距离不过30多公里。但这短短的30公里,在上世纪80年代末,在那个高速公路和私家车还仅仅是一种遥远向往的年代,对我们全家而言却是一段漫长的旅程。20年前,从成都到广汉,火车是唯一现实的选择。

     为赶上清晨6点的火车,我们很早就得起床。为避免误车,有几次,我们甚至在前一天晚上就赶到离火车站较近的大姨家居住。一大家子人的到来,忙坏了大姨一家,晚上他们要在并不宽敞的屋内为大家安排住宿,天一亮,又得早起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 匆匆吃过早饭,全家人就骑上自行车向火车站进发。那时候,从广汉火车站到乡下外公墓地还有不短的距离,为图方便,也为了省钱,大人们还要喘着粗气,把笨重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扛上火车。在车上拥挤的人流中,为防止走散,一大家人你呼我喊,我和表弟表妹们又吵又闹,再加上那扛在肩上的自行车,场面实在是壮观。车行途中,成片的菜花金灿灿,清新的空气也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  但还来不及好好欣赏这田园美景,大人们又得在几分钟内连小孩带自行车挤下火车。广汉是小站,火车停留的时间很短,忙得又是一阵慌乱。有时候,自行车碰到了其他旅客,我们还得忙不迭地给人家道歉赔礼。

      有几年我们并没有提前到大姨家,一家人必须提前约好在火车站碰面的时间。80年代末,整个宿舍楼仅有一部电话,电话联系远没有今天这样方便,为了确保能接上电话,打电话的时间必须事前确定,即便这样,遇上宿舍楼其他人碰巧也用电话,还要好一番解释。不过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,五六年后,我们就不再坐火车回广汉了。

     90年代中期

     车厢里坐不下,那时交通管理不像现在这么严,姨妈她们就搬上椅子坐在车后的敞篷货厢里,我们就这样坐着“敞篷车”一路奔向广汉。

     借车借司机回家扫墓

     90年代中期,私家车虽然仍是愿景,但汽车已不像前几年那么紧俏了,一家人东奔西走总能借上一两部车,但即使借到了车,行程也并不轻松。那时家里没有人会开车,借车也就意味着“借”司机。一家人扫墓,夹着一个外人,虽然都是熟人,但还是有几分拘谨。

     同时,由于是借车,所以车况也得不到保证。

     记得有一次,父亲借到了一辆小货车,车厢里坐不下,那时交通管理不像现在这么严,姨妈她们就搬上椅子坐在车后的敞篷货厢里,我们就这样坐着“敞篷车”一路奔向广汉。当时,成绵高速还没有建成,去广汉的道路路况不太好,汽车跑起来颠簸得厉害,加上尘土飞扬,虽然“拉风”但也很辛苦。

     2000年左右

     扫墓之余,我们还可以到广汉的公园玩耍,泛舟、踏青、小坐、野炊,小城的清丽也为家人扫除了大城市的压抑,寄托哀思的同时也增进了家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  自驾车走高速路回家

      2000年左右,大姨家有了第一辆私家车,此前,成绵高速也建成通车了,从此我们自驾从成都到广汉。我们不用再辛苦地早起,也放开了外人一同扫墓时的拘谨,一家人敞开心扉轻松地交谈,高速公路也让我们省去了颠簸之苦。然而,改变的还不止这些。扫墓之余,我们还可以到广汉的公园玩耍,泛舟、踏青、小坐、野炊,小城的清丽也为家人扫除了大城市的压抑,寄托哀思的同时也增进了家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  当然,出行的变化仅仅是20年扫墓感受的一部分,20年间,小城广汉也日新月异。市区的道路变宽,路旁时尚的店铺变多,低矮破旧的棚户减少……小城变得靓丽起来。2007年,当我们再次走进四爷爷家的小院时,干净整洁的冲水厕所,方便实用的淋浴器……着实扯了一把我们的眼球,大家围着这些在城里早已司空见惯的器物,一遍遍兴奋地说:农村也变了!

     20年来,广汉乡下的村口屋前,总有一些老朋友一直未变地迎送着我们,那就是四爷爷家门前那清澈的小溪和小溪旁的垂柳,每一次老友重逢,我们都心情愉悦,此情此景便是“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!”